消费日报网 > 深度解析

探秘电子烟工厂:如何用39天创造一个电子烟品牌?

时间:2019-10-21 10:29:58 来源:经济观察报

  “每小时20(元),有空调,坐着上班,来不来?”在深圳沙井的电子烟生产工厂门口,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招揽着每一位在招工栏前驻足的寻工者。

  深圳沙井,又被业内称为“电子烟一条街”,全球90%的电子烟皆出自这里。走进沙井,鳞次栉比的厂房门口前汇集着许多人,有招工的工作人员也有待招的工人。看上去实属平常的街道上,密布着几十家电子烟加工厂,或大或小的工厂作坊,创造出了销售额超千亿的电子烟市场。

  大本营

  从手机ODM生产“山寨机”转型到生产电子烟,韩方把这叫做“降维打击”。

  “深圳速度”造就出一个个没有品牌照搬设计的“造富神话”,“从2006年到2016年的十年间,我见了太多我们的小客户,也就三五个人多的十几个人的一个小团队一款手机就做上亿。”原本从事手机ODM生产的韩方表示,那是手机行业高速发展的10年,但随着手机品牌的崛起,头部企业占据了手机行业90%的市场份额,从2016年开始,“山寨机”生意变得不好做了。

  从BB机到大哥大再到“山寨”手机,从半个巴掌大的MP3到人等高的机器人,深圳不会放过硬件制造业中的任何一个“当红”产品。制造产业间的过度也只在瞬息之间,工厂老板们有着比起投资机构更敏锐的嗅觉,能够更加快速地察觉市场动向。

  “其实逻辑都是一样的,电子烟行业就很像很多年前的山寨手机行业。”韩方表示,“电子烟供应链非常简单,层次要比手机供应链低端太多了,除了一个雾化芯要去研究材料学以外,其他的比如芯片,做过手机就感觉做电子烟的芯片就像是做玩具一样。”

  不同于因生产“山寨机”已经拥有消费电子产业链上的积累而觉得转型倍感轻松的韩方,早在2006年就进入电子烟行业的陈明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这一路他走得举步维艰。

  深圳沙井一线电子烟加工厂老板陈明属于入行最早的一批人,本来是为第一代电子烟“如烟”做生产加工,但因“如烟”离真烟口感相差太远,其后又因虚假宣传而被叫停,国内的电子烟市场一度陷入停滞。此外,整个电子烟产业供应链上大大小小总共有一百多家相关的供应商,但没有一家是专门为电子烟做供应的,开模成本太高,陈明便只能去华强北买一些零配件,回来用钢锉自己搓。

  从2009年开始,第二代电子烟开放式大烟因其大烟雾效果,在美国、英国等国家接受度逐渐提高,并形成了电子烟玩家文化。电子烟玩家将电子烟视为一种爱好,热衷于尝试不同的机器和烟油。陈明也渐渐能接到国外客户的订单,他便开始向上游供应商“输血”,铺设自己的电子烟供应链。

  陈明的工厂就在沙井。深圳沙井承接电子烟产业的供应链,最初只是因为这里距离华强北较近,无论是购买原材料还是招收电子烟行业人才都比较方便。但现在,电子烟工厂已经无法离开沙井,因为没有任何一家厂商可以脱离深圳一带成熟的电子烟产业链而单独存活。

  “哪怕这里物价、房租、人员成本都很高,但是你不得不在这儿。同样一颗塑胶件,我在沙井的话,模具厂就在隔壁,这个是一个小时、半个小时就能赶到的,很便宜。但如果说工厂在惠州,来回的交易成本也同样会算在工厂头上。”陈明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在电子烟行业中也没有任何一家工厂有如同富士康的号召力,能够做到“我就是搬到山西、搬到新疆的戈壁、沙滩里,供应商也能跟着我一块干。”

  工厂为王

  套上鞋套、穿防尘服、戴口罩、头套、走过风淋间……现如今走进一家电子烟生产车间的所需步骤给人一种正进入的是一家食品加工厂的错觉。空调强劲、略显低温的电子烟生产车间内的工作长桌前,整齐地坐着一排排正埋头苦干的生产工人。给烟弹注入烟油、填雾化丝、上胶、焊接电池、给包装袋贴防伪码、塑封、产品抽检……一个电子烟生产的所有步骤都可以在这占地并不算大的一层生产车间内完成。

  用一个小型的注射器从烟油瓮里面抽取两次,刚好就是一个烟弹所需的烟油量,再手动给烟弹上胶,让有接触点的底部与烟油部分牢牢的贴合在一起。陈明表示,只能采用手动添油是第三代封闭式电子烟(小烟)产能低于第二代电子烟开放式电子烟(大烟)的原因。

  生产小烟需要更繁琐的生产工序,这也对工厂提出了更高的生产要求。“大烟装配简单,从外面五金件、CNC(数控机床),弄几个外壳,电池、电路板往里面一装,螺丝一打,就可以卖了。大烟不注油,消费者买烟油回去往里灌,抽多少灌多少,也不存在漏油的现象。现在的小烟放的时间长了就漏油,解决漏油是很难的。”陈明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下一道生产线上,工人正通过焊接组装线路板,焊好的线路板会由下一道生产工序上的人将其与电子烟的电池、外壳依次组装起来。再拿给下一条生产线上的工人,去进行包装,在包装袋上贴上防伪码。只需要历经5个生产线的腾挪,一支电子烟就能被生产出来。

  电子烟生产工厂的工人们通常从早上8点到夜里10点都要端坐在长桌前工作,每一条生产线上都有拉长负责统筹。工人定点工作,手上的活计也较为统一,只不过一直都在负责给电子烟做外壳组装的工人手上的电子烟现在是扁平如U盘状的,很快就会换成是外壳如笔杆状的另一家电子烟品牌了。经济观察报记者在参观过程中发现,仅在一层生产车间就能看到工人至少在加工生产5家不同的电子烟品牌的产品。

  “工厂给我们分配了差不多有250个工人,但这250个工人不是只为我们一家工作的。如果我们的物料没到,工人就会做别的品牌的电子烟。我们只向工厂提出我们的生产要求,其他的都是工厂负责统筹。”喜雾电子烟负责生产的工作人员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现在代工厂很紧俏,是代工厂在挑客户。”喜雾电子烟CEO陈敏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新的电子烟品牌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不可能一下子就建设属于自己的工厂,只能寻求代工。但工厂的产能和规模也不会在短期内迅速提高,这时,工厂反而会挑品牌和客户。在如今的电子烟行业阶段,工厂处于相对强势的地位。

  陈敏介绍称,公司在电子烟产品的外壳、包装等生产制造环节与工厂的合作研发投入已超百万元。今年九月,电子烟企业悦刻方面也表示,将会在深圳启用一个电子烟专属工厂,与麦克韦尔共同运营和管理。悦刻方面介绍称,该专属工厂面积超过2万平方米,拥有4000多名工人。

  陈明也正在扩大他的工厂规模,“工人不够,高峰期生产的时候需要一万二千个工人,我们更大的厂区是在塘尾,中山的工厂是明年5月份开始正式生产,现在在装修。”

  39天一个电子烟品牌

  “你要是一次性能拿3000支,我就给你这个价格。”在华强北一个做电子烟的档口,档口老板给记者在计算器上敲出了一个做一次性小烟的单支最低价,28元。“从烟油、设计到包装,你什么都不用操心,只要你去注册一个牌子,我们把牌子给你喷上去,你就可以拿去卖了”。

  只要不到9万元的投入,10天的生产工期,一个新的电子烟品牌就可以在市面上出现。“你要是做烟弹替换型的,我可以帮你做的跟悦刻的外包装设计完全不一样的,但是烟弹可以用它(悦刻)的。”电子烟老板拿出的另一款换弹式电子烟给出的供货价是33元,而它在网上的售卖价格是169元。

  一位电子烟行业从业者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电子烟行业的进入门槛极低,现如今电子烟供应链日臻成熟,只需要一个厂房,刷一点地板漆,买两条生产线,请一些工人组装,没有检测环节,更枉论生产标准,几万元就可以开个厂,买点原料回来一装,直接就可以找客户卖了。该业内人士表示,从品牌注册到工厂定版再到最终产品问世,整个流程只需要39天。

  在华强北档口老板极力向记者保证,他给出的价格是全行业最低价的间隙,记者向其询问吸食电子烟是否真的安全,他在虎门的工厂是否有相应的电子烟生产标准。这位老板摆了摆手,浑不在意,“现在不是没有标准么,你想那么多干嘛?”

  千亿市场

  尽管从手机ODM生产“山寨机”挣到了钱,但韩方还是觉得自己错失了能成为一线手机品牌的机会,所以这次转型到电子烟行业,他要换个打法,做品牌。“手机一年都难得换一个,但是电子烟不一样,它的复购率高,烟弹更是一个持续购买行为,电子烟的市场还有很大的空间,”韩方这样坚信。

  还有更多的韩方们梦想着成为“中国的Juul”,2018年,JuuL的估值已高达380亿美元,占有美国电子烟市场70%以上的份额。大洋彼岸的“神话”刺激着国内创业者和投资人的神经,据相关不完全统计,2019年上半年,国内电子烟产业投资案例超过35笔,投资总额超10亿元。

  长城证券研报显示,中国烟民数量占全球吸烟人数的近三分之一,作为吸烟大国,中国的电子烟渗透率却远低于英、美等欧美国家。截至2018年,中国电子烟渗透率仅为0.32%。若中国的电子烟渗透率达到英国9.50%的水平,则中国电子烟市场规模将超过1400亿元。

  在高毛利、高成长空间的行业红利背景之下,众多机构在电子烟行业鱼贯而入。前锤子科技产品总监朱萧木创办了“FLOW福禄”电子烟,“同道大叔”蔡跃栋与前黄太吉创始人赫畅一起推出了“YOOZ电子烟”,同道大叔董事长章晋源、视觉志CEO沙小皮、军武次位面CEO曾航等多位自媒体人联合创办了“灵犀LINX”……

  在韩方看来,尽管赛道已经拥挤,商品同质化明显,但电子烟行业还没有形成真正的品牌。在他眼中,年销售额应已超过30亿元的中国电子烟最大品牌悦刻,也只不过是一个渠道公司。

  “生产烟油的就那么几个工厂,大家都能从那进货,各个品牌的电子烟口感的高下之分很不明显,也不存在所谓的核心专利,电子烟品牌更多就是宣传方式不同而已。”韩方表示,他打算把电子烟利润的10%-20%分给代理商,10%用来研发,剩下的利润全部投入到营销上去。

  已经错失了缔造手机行业一线品牌的韩方相信,这次他能抓住电子烟行业的机会。


消费日报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消费日报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消费日报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消费日报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消费日报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消费日报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消费日报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
7. 联系邮箱:xfrbw218@163.com  电话:010-67637706

标签:
编辑: 乔娇阁
相关新闻

陕西澄城寰慧热力公司对不交供暖接口费小区断供暖,暖气民生工程为何不暖心

  本报记者刘俊清澄城县城隍庙  2019年11月18日,陕西澄城的全日最低气温,已经逼近摄氏2度。骤降的温度,让记者感到刺骨的冷。这已经是记者最近10多天里,第三次来到澄城。  在某新建小区12号...

专属网销保险扎堆秀低价 一元保险保不保险?

  “一根冰棍的钱就能买一份保障,真的遇到意外了或许还能用得上,帮忙解决大问题。”因为是1元起投,网友魏小姐为自己和家人一口气投了5份抗癌特药保险。时值保险产品促销旺季,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

双11消费维权负面信息达60余万条 这几方面问题较多

  中国消费者协会21日发布“双11”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报告显示,在11月1日至11月15日共计15天的监测期内,共收集“双11”相关“消费维权”类信息7908929条,其中负面信息655376条,日均负面信息43692...

在线教育市场热火朝天 背后不少问题亟待完善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2.32亿,占网民整体的27.2%。有机构更是预测,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4538...

打着区块链存储的旗号山西盈宝公司被指非法集资传销

  本报记者 丁新伟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门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的规定,各类代币发行(ICO)融资活动早被严格禁止。  然而,最近有群众投诉,山西盈宝科技有限公司仍在...

中阳钢铁污染后续调查:违规倾倒工业废渣依旧

消费日报网讯(记者朱兵□吴松茂梁军)2019年7月4日,本报独家报道了山西中阳钢铁的污染问题,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虽然在报道之后,中阳县相关部门表示会对中阳钢铁公司进行积极整改,解决污染...